成 人H 动漫在线视频网站

  • <object id="aanb4"></object>
    
    
    <code id="aanb4"><small id="aanb4"><optgroup id="aanb4"></optgroup></small></code>
  • <code id="aanb4"><nobr id="aanb4"><track id="aanb4"></track></nobr></code>
      
      

    1. 首頁> 報告> 文稿> 綜合> 正文

      李正風:如何認識科技的力量:百年歷程及其思考

      摘要:科技是國之利器,國家賴之以強,企業賴之以贏,人民生活賴之以好。中國要強,中國人民生活要好,必須有強大科技。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李正風教授作的專題輔導報告,對于我們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而奮斗,具有一定的指導作用。

      李正風 圖片01

      李正風 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教授

      點此瀏覽完整報告

      點此瀏覽視頻專輯

      點此瀏覽課件

      一、深刻認識新文化運動的科學觀

      五四運動和新文化運動其實是非常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1919年,陳獨秀在《新青年》的一篇文章中,明確提出“德先生”和“賽先生”,提出科學和民主這兩面旗幟。按照陳獨秀的說法,五四運動精神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直接行動,二是犧牲的精神。他理解五四運動是一場愛國運動。

      五四運動爆發一百年后的今天,我國科技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提出了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奮斗目標,同時,我們也深刻地認識到,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的問題。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僅僅只是我們在理解科技的力量時看到的一個現象,背后隱含的問題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為此,我以選取時間節點的方式,和大家一起看看我國科技發展的歷史脈絡。

      1915年,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就是陳獨秀創辦了《青年》雜志,該雜志在1916年改名為《新青年》。大家都非常熟悉,新文化運動在近現代的歷史上產生了非常深刻的影響。新文化運動的結束時間大概是1923年。當時在清華大學科學派和玄學派之間發生了一場影響深遠的“科學與玄學的論戰”,又稱“人生觀論戰”。“科玄論戰”之后就分成了所謂科學派、玄學派和唯物史觀派。學術界的這種分野完成之后,新文化運動其實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后來,《新青年》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刊物。

      新文化運動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對于西方文明究竟有些什么樣的特征參量做了一些宏觀分析。在此之前,我們說向西方學習是學習它的器物,學習它的武器,學習它的練兵之法。但是,在向西方學習了以后,我們依然打敗仗。那我們究竟應該學習西方的什么?進一步,人們開始上升到科學,上升到制度,上升到文化。所以,新文化運動實際上是對中國社會進行改造的一種探索。

      在《新青年》雜志創刊號中,陳獨秀發表了一篇題為《敬告青年》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他指出:“近代歐洲之所以優越他族者,科學之興,其功不在人權說下,若舟車之有兩輪焉。”他認為,“科學”和“人權”是西方文明的特征參量。實際上,他在這里說的“科學”和“人權”,與他在1919年時講的“德先生”和“賽先生”,兩者的意思是比較相近的。他認為,“國人而欲脫蒙昧時代,羞為淺化之民也,則急起直追,當以科學與人權并重。”

      1919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節點。一方面,《新青年》雜志在當時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也受到人們很大的攻擊,認為它犯了很大的罪。在五四運動爆發前夕,陳獨秀在《新青年》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本志罪案之答辯書》的文章。他指出,“追本溯源,本志同人本來無罪,只因為擁護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賽因斯(Science)兩位先生,才犯了這幾條滔天的大罪”。他認為:“西洋人因為擁護德、賽兩先生,鬧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賽兩先生才漸漸從黑暗中把他們救出,引到光明世界。”他指出:“我們現在認定,只有這兩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為擁護這兩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壓迫,社會的攻擊笑罵,就是斷頭流血,都不推辭。”

      另一方面,1919年爆發了五四運動。五四運動的爆發和當時中國在國際社會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是分不開的,也和當時中國政府在面對列強壓迫和不公平待遇時軟弱無能分不開,同時和先進知識分子把西方文明作為先進的文明,認為它可以堅持公理這樣的想法最后破滅分不開。本質上,五四運動是一場“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運動”,同時它和新文化運動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五四運動孕育了“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偉大五四精神,其核心是愛國主義。

      陳獨秀既是新文化運動的領導者又是五四運動的領導者,那他是怎么看待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的?1920年4月,他寫了兩篇文章。一篇是《新文化運動是什么?》,發表在《新青年》雜志1920年4月1日第七卷第五號;一篇是《五四運動的精神是什么?》,發表在1920年4月21日《時事新報》。在《新文化運動是什么?》中,他指出:“要問新文化運動是什么,先要問‘新文化’是什么;要問新文化是什么,先要問‘文化’是什么。文化是對軍事、政治(是指實際政治而言,至于政治哲學仍應該歸到文化)。文化底內容,是包含著科學、宗教、道德、文學、美術、音樂等運動。”同時,他批評了當時“兩種不祥的聲音”:“一是科學無用了,我們應該注重哲學;二是西洋人現在也傾向東方文化了。”在《五四運動的精神是什么?》中,他指出:“我以為五四運動的發生,是受了日本和本國政府的兩種壓迫而成的,自然不能說不是愛國運動。”他認為五四精神有二:“(一)直接行動。(二)犧牲的精神。”

      另一個新文化運動的代表人物是胡適。在新文化運動中,他和陳獨秀之間是相互配合的。但是,在對待五四運動的問題上,他的態度和陳獨秀是完全不一樣的。胡適在《當代中國的文化走向》系列演講中,開篇即指出新文化運動“與歐洲的文藝復興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其后,胡適提出新文化運動有“使人想起歐洲的文藝復興”的“三個突出特征”。胡適認為,五四運動是不幸的政治干擾。他指出,“在一九一九年所發生的‘五四運動’,實是這整個文化運動中的一項歷史性的政治干擾。它把一個文化運動轉變成一個政治運動”。他認為,“一個純粹的文化運動和文學改良運動,但是它終于被政治所阻撓而中斷了”。

      1915年有一件事情值得我們去關注,就是中國科學社的成立。它是由當時留美的中國留學生發起的。我們用庚子賠款輸出了一批年輕人到美國留學,這些年輕人有的學習農學,有的學習物理學,有的學習化學,有的學習工程技術。他們到了美國以后,認為中國要在世界競爭中逐漸站立起來,必須發展自己的科學,就籌備成立了中國科學社。社址先是設在美國的康乃爾大學,后來隨著這些留學人員回國,社址就遷回國內了。中國科學社以“聯絡同志、研究學術,以共圖中國科學之發達”為宗旨。當時有一批重要的學者,如任鴻雋、趙元任、胡明復、秉志、竺可楨、李四光、茅以升、嚴濟慈等,他們學成回國后成為中國科學事業的早期奠基人。

      后來,中國科學社成為新中國早期的國立研究機構。有的社員回國后開始創辦大學,有的在大學里創辦相關的科學院系,他們對于新中國科學事業的發展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

      《科學》是中國科學社最早辦的科學雜志。從1915年到1950年,《科學》雜志是月刊,也是中國科學社的社刊,一共出版了32卷。1951年,由于和全國科聯新辦的《自然科學》合并,在出了一期32卷的增刊后,《科學》雜志就???。1957年,《科學》雜志復刊。1957年至1960年,《科學》雜志是季刊。1961年,《科學》雜志第二次???。1985年10月,《科學》雜志再次復刊,就是人們看到的《科學》37卷1期。從《科學》雜志的發展過程,我們可以看到,政治的因素對于科學事業的發展有著很大的影響。

      責任編輯:吳自強校對:馬中豪最后修改:
      0

      成 人H 动漫在线视频网站
    2. <object id="aanb4"></object>
      
      
      <code id="aanb4"><small id="aanb4"><optgroup id="aanb4"></optgroup></small></code>
    3. <code id="aanb4"><nobr id="aanb4"><track id="aanb4"></track></nobr></code>